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十八章:母亲的执着,翁仁的师承!

气功,作为第三步,由秦楠运用真气,作用于病人的头部,最终通过内外部同时治疗,达到治疗的目的。

在此期间,必须由医疗设备对整个治疗阶段进行全面监控,对关键医学参数的临界点进行严密观察,进行及时提醒,以便进行方案的调整。

严教授仔细琢磨着秦楠提出的方案,不断揣测着方案的每个环节,因为涉及到针灸、气功这些他不擅长的手段,所以不敢妄下断言。

思索良久,严教授提出来整个过程监控可以由他和学生负责,熬制汤药也没问题,不过其他方面便无能为力了。

同时他还提出两个很关键的问题。一是,作为药引的二十年份的百合根须比较难办,就算是十年份的,估计京城现有的药行都不敢说立马就有;二是,这套治疗方案的把握到底有多大。

秦楠轻轻的晃了晃手指,六成!

病人的家属不由得一阵担心的摇着头,六成?太低了!

小罗衍的爷爷,犹豫再三,又问了如果治疗失败,会产生什么后果。

秦楠淡然答复,有可能会变成痴呆或者有性命之忧!

罗家人闻言纷纷哗然,觉得太不靠谱,医疗风险太大,根本不值得一试。

“我同意!”人群中传来一个不大的声音,但是极其的坚定!

“彤儿,不可!”罗衍的父亲罗弘毅连忙制止道。

“彤儿,不可胡来,衍儿可是你的亲生儿子!”罗衍的爷爷罗仁夏威严的喝道。

顿时间,其他的罗家人纷纷劝阻着。

“都别说了,我已经决定了!”安雨彤银牙紧咬,强按着激动说“衍儿是我的孩子,她得了病,我比任何人都痛心!”

“自衍儿得病以来,请了多少人来?了又怎么样!”安雨彤默默地流着泪“要么就是信口开河的骗子、要么束手无策庸医,害的衍儿变成这般的模样!”

“衍儿有病,最为伤心的是我!和他朝夕相守的也是我!”安雨彤压抑的情绪开始有些控制不住“就算这次治疗失败,我也不愿衍儿再受到任何的折磨了,他还是个孩子啊!”

整个房间鸦雀无声!

“你们刚刚也看到了,自从衍儿患病以来,谁能够制止他的癫狂的行为,唯有秦医生,刚才直接把衍儿唤醒了!”

“你们不觉得刚才衍儿的模样,多像个健康孩子吗?”安雨彤擦了擦眼角的泪水,咬了咬嘴唇接着说“如果秦医生刚才说能治愈衍儿的病,我会毫不犹豫的给他几计耳光,把他赶出去!六成的回答,才是他给予了我真正的希望!”

秦楠不由得下意识的挠了挠头,亏的刚才自己没把话说满,否则,估计就成过街老鼠了。

“谁若是反对,我安雨彤绝不同意!”安雨彤原本温和柔顺的性格,此刻却是如此的决绝“秦医生,您放心,就算衍儿真的有什么不测,您不用承担任何责任!可能这……就是他的命吧!”

安雨彤把话说完,屋里异常的安静,再也没有不同的声音出现。

秦楠不由得向安雨彤点了点头,示意自己会尽力而为的。

其实秦楠所说的这套方案,只是他所能想到的最为可行和隐秘的方案了。

说白了,治疗方案只是个障眼法,他总不能把病人识海里藏着个东西这件事情说出来吧。

只有让每个人都参与进来,才不会显得秦楠的医术太过妖孽,否则非得被人拉进实验室直接切片儿研究了。

病人家属都没异议了,此刻的秦楠,却露出颇为为难的样子。

罗家人看到秦楠的表情,小罗衍的父亲罗弘毅满脸歉意的开口说“秦医生,刚才多有得罪……我们也是关心则乱……您尽管放心,只要您能够治好孩子的病,金山银山您尽管挑!我们罗家还是给的起的!”

“噢……罗先生,你可能理解错了,我是为百合根须药引而发愁……罢了……”秦楠一脸肉疼的说“既然严教授说京城里短时间很难寻到,那还是我来想办法准备吧。孩子的病是大事!”

“这样吧,今天时间也不早了,大家都比较累,都好好休息下,明天上午8点开始给小罗衍治病!”

整整忙碌了一整天的秦楠从罗家出来,心情格外好,倒不是因为自己的医术了得。

翁仁在秦楠后面屁颠屁颠的跟着,一副的苦瓜脸,嘴巴不停的嘟囔着“师父,这个病人我治不了!您让我给他针灸,我感觉没什么作用啊!”

“谁是你师父?!你不是挺能耐的嘛!”秦楠故意绷着脸调侃着翁仁。

“师——父!您就别拿我开涮了吧!”翁仁耷拉个子脑袋拉了个长音儿,垂头丧气的说“今天这两个病人,根本不是医学范畴的病,都是虚病好不好!”

翁仁嗲嗲的一声师父,把秦楠叫的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后背不由得一阵发凉,双眼狠狠地瞪着他“挺大个年纪了会不会说人话!别学小姑娘家家的!”

被秦楠一顿的训斥,翁老道露出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师父,我真的不行,只要不是虚病,一般的病,不是贫道我吹,不不……是徒儿!我还是有几分自信的!”

“以徒儿目前的本事,这种病我是根本治不了。”

秦楠不由得意外的瞅了瞅翁仁,心道,这老货还是有几分眼力的,居然能看出病人不是普通的病症。

“没事,到时听我的就行了!”秦楠赏给翁仁一个笑脸儿“你之前师从于谁,医术跟谁学的?虽说你的针灸之术还有些本事,但还是有很多地方需要提升的!”

看到秦楠脸色好转,问及师承,翁仁顿时高兴的手舞足蹈,毫不顾忌自己的形象,立刻从药箱里取出之前的金针,同时从怀里小心翼翼的取出一本破旧的线装书,一起递给了秦楠。

翁仁告诉秦楠,医术是师父传授的,但师父几十年前便不辞而别,所以他的医术其实都是从师父就给他的这本书上自学的。

秦楠听闻,也没过多的说什么,拿过书和金针便回了徐仙儿家。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