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62章

昔云一着急,忘记了手中的字条,抬手扶华妃娘娘的时候,这字条便掉在了脚下,她一惊,想俯身捡起的时候,已然被华妃娘娘看到了。

“那是什么?”

昔云皱了一下眉头,将字条捡了起来,低声地说。

“不晓得是谁,用这字条打了我,还写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来。”

这句话让华妃娘娘移开了绢帕,眸光看向了昔云,重华宫这里,可不是别的地方,谁敢闹这种玩笑,莫非有人想告诉她什么,现在七皇子生病,正是关键的时刻,任何一个小细节她都不能错过。

“给我看看。”

“是,娘娘。”昔云将字条递给了华妃娘娘。

昭华妃展开了字条,凝神看着,良久都没说出话来。

“娘娘,这字条写的奇怪,若说是恶作剧,看着内容,又不太像,好像有什么暗语,奴婢不敢扔掉,便拿了进来,刚才还犹豫要不要给娘娘看呢。”

“这确实暗语。”昭华妃一个字一个字的捉摸着。

“午字出头,是个牛字,小心内有人,内字有人,是肉,此人让本宫小心牛肉。”

“小心牛肉,七皇子不是爱吃牛肉吗?一早还嚷嚷要吃的,这才来了腰里肉,在御膳房那边做着呢,难道……有人敢在牛肉里做手脚?”昔云说完了,立刻变了脸色。

昭华妃的手指捏着那张字条,微微地颤抖着。

“这字条”

“不管真的假的,牛肉等七皇子好了之后再吃吧,还有……明日向太医院申请,换个御医给七皇子诊治。”

“是,娘娘,昔云马上去办,这字条……”

“留着,能这样送来这字条的,定是要提醒本宫,不然为何偏偏打了你,却不是别人?而且,这里爱吃牛肉的,也就是允戴了。”

昭华妃看着字条上的字迹,隽秀工整,柔中有刚,应该是出自一个女子之手,她能将字条这样送来,也是冒了很大的危险,只是不知道这牛肉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字条收入昭华妃的衣袖中,她相信这个写字的人,早晚会浮出水面的。

素绒绣花袄

悄悄一路狂奔,回到了外御膳房,进门的时候,气儿都喘不过来了,好在小李公公不在膳房的门外,她赶紧拿起了抹布继续擦,心却砰砰地狂跳着。爱?莼璩

一边擦,悄悄一边望着门外,生怕在重华宫宫墙外的男子追上来,胆战心惊地看了一会儿,除了几个出入的宫女和帮厨之外,没见那个男人进来,她这才松了口气,用衣袖擦拭着头上的汗水。

“七皇子,若是没人理那字条,你当真倒霉死掉了,可千万别来找我啊,我已经帮你了。”

悄悄拿着抹布,低声叨咕着,就在她心里惶惶不安,怕七皇子死了,又怕撞见自己用弹弓的男人找上门的时候,突然肩膀被人拍了一下,她一个激灵跳了回去,回头看时,竟然提水的大块头。

“你吓死我了!”悄悄拍着胸脯,这天还没黑呢,他怎么突然冒出来了。

“你要找的那个刘大人来了……”大块头说。

“刘璋?”

悄悄一下子将抹布扔了出去,扭头向外看去,她刚才进门的时候太匆忙了,怎么没见到那粗鲁家伙的影子。

“好像是来找你的,不过你不在,他就留下东西又走了。”大块头说。

“留下东西走了?”

悄悄皱起了眉头,刘璋会留给她什么东西?

“嘿嘿,春香姐,你和刘大人……不会是那个吧?”大块头伸出了两个手指头,对着勾了勾。

“你才和他那个呢。”

悄悄看着大块头的手指头,脸唰的红了,她狠狠地瞪了大块头一眼。

大块头挠了一下脖子,嘿嘿地傻笑着,转身走开了。

悄悄却没心思干活了,她擦好了门,匆匆地回了房间,才进门就见桌子上摆放着一个包袱,包袱已经被人打开了,一件素绒的绣花袄露了出来,兰卉正站在一边,瞥着眼睛冷笑着。

“凭着一张脸蛋儿,你还真勾了不少人,连棉衣都送来了,倒是有心,料子是京城最好织房里织出来的,娘娘们,穿的也不过是这种吧。”

听了兰卉这样酸溜溜的话,悄悄立刻明白了,这就是刘璋送来的东西,想不到兰卉这女人竟然不经她的允许,私下里打开看了。

懊恼地目光看向了兰卉,悄悄冷声问。

“你凭什么偷看我的东西。”

“偷看?难道你不知道宫里的规矩吗?外面带来的东西,都要验看的,你也不能例外。”兰卉鄙夷地说。

“要验看,也轮不到你。”

验看有验看的太监,什么时候轮到这个贱人了,好像她也不过是个奴婢吧。

悄悄一把将包袱拽了过来,兰卉原本得意的脸,变得铁青,声音也因为羞恼,放大了不少倍。

“刘璋不过是太医院的一个护卫,你当你贴上了什么皇亲国戚吗?呵呵……不过话说回来了,你这种下等的宫女,也就配和护卫偷偷情,摸摸狗罢了,可是……我有句话要提醒你,宫里有个规定,破了身的宫女,是要被赶出去的。”

一句破身,让悄悄脸红到了耳根子。

疯癫的老头儿

兰卉说完了这句话,再次表现出了她的清高模样,优雅地转过身,去拨弄香炉的香薰去了。爱?莼璩

悄悄抿住了嘴巴,也不想因为这个和兰卉争辩下去,这宫女儿有谨惠妃撑腰,神气得不得了。

不过刘璋这是什么意思?每次和她见面,那家伙都冷冰冰的,怎么突然好心送了一件女人的棉袄过来?

抓住了包袱,悄悄回到了外间,坐在了床边,手指死死地揪着那件棉袄,正如兰卉说的,这棉袄的料子确实不错,柔软滑腻,是上好的丝绸,想必也花了不少银子弄的,说来刘璋和自己无情无故的,有必要这么破费吗?

实在想不通,悄悄只好将棉衣先收好了,等见了刘璋时,一定要问问清楚。

棉衣刚收好,窗外便传来很小的声音。

“春香姐……”

是大块头,原来天色已经暗了,他这是要带她去找他的叔叔了。

匆匆地走到了门口,还不等抬脚出去,兰卉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这么晚了,你又去哪里?”

“你不觉得这房门气味儿不对吗?我出去透透气。”

悄悄只是说了这么一句,步子也没停一下便走了出去,门内还能听见兰卉因为生气摔东西的声音。

门外,大块头提着一个小提筐哆哆嗦地站在那里,他见悄悄出来了,才缩了一下脖子,四下瞄了几眼,才小心翼翼地转过身向外走去,悄悄随后跟了上去。

紧随着大块头,他们东拐,西绕,越走越偏僻,直到一个透着昏黄光亮的小屋出现在了悄悄的面前,大块头才说了一句,到了。

这就是当年火红大御厨的住处?看来先皇的死,让他当真被人遗忘了。

随着越走越近,隐约能小屋里传出来一个人男人疯癫的声音。

“皇上,这是奴才亲手给您做的燕窝清蒸鸭啊。”

“皇上,这东坡肉,我可是做足了时辰,嫩啊。”

“皇上,这些吃腻了,奴才给您做新鲜的,奴才又想到了一个,一个……一个什么了,我的菜谱呢,我写的菜谱呢,姓王的,你偷了我的菜谱啊,我要杀了你!看刀!”

说话间,从房子里冲出来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头儿来,衣衫不整,发丝凌乱,脸上也青一块,白一块的,沾染了面粉,两只眼睛放着凶光,手里拿的不是什么刀,而是一只……鞋子?

“这是你叔叔?”悄悄下意识地躲了一下,让大块头挡住了自己,虽然他叔叔手里拿着的是只鞋子,可扔出来,也很疼的。

“我叔叔,呵呵。”

大块头傻笑了一下,快步地迎了上去,一把将老头儿拽住了。

“御厨大人,用膳了。”

“用膳?对对,到用膳的时间了。”老头儿突然放下了鞋子,转身向回走去,一边走,一边说“我今天又给皇上做了一道美味,叫肉丝杉菜,这肉丝……”

接着他嘟囔着,说了什么,就听不清了。

悄悄随后跟了进去,抬起眼眸的一刻,心头一震,无法想象,这邋遢的老头儿是当年那么有名的御厨。

别动我的菜刀

这房间里不是一般的乱,到处都是鞋子,大大小小,有十几只,还都挂在墙壁上,衣服也扔得哪里都是,床铺也破了,地上有纸屑,一看就是好久没人打扫了。爱?莼璩

“不是说让你叔叔在皇宫里养老吗?这养老的环境,是不是太寒碜了?”悄悄一边打量着房间,一边问大块头。

“刚开始还好,后来我叔叔疯疯癫癫的,宫女们不愿意来,时间久了,太后也不过问了,这里就没人管了。”

大块头将饭菜拿出来,老头儿大吃了起来,还逐一品鉴,挑出一堆毛病来,看来他确实不是什么泛泛之辈。

“叔叔,这是春香姐,来跟您学御膳的。”

“春香姐?”老头儿跟着叫了出来,两眼烁烁地看着悄悄,嘿嘿地笑了一声,低下头,继续吃。

悄悄感觉一阵头大,一个连辈分都分不清的人,怎么教她御膳啊。

大块头见他叔叔吃好了,便低声说。

“我叔叔有时候疯,有时候就好点儿,你得耐心点儿,我现在出去把着风儿,虽然这里没人过问,却也不是什么人都能随便来的,让人看到你不好。”

说完,大块头转身出去了,出去之后,就将房门轻轻地关上了。

顷刻间,房间里就剩下这个疯御厨和悄悄两个人了。

“你能不能教我一点,一点做御膳的知识……”

还不等悄悄说完,疯老头儿突然瞪圆了眼睛“你也想偷我的菜谱?”

一句话,差点让芷楼喷出来,这房间里,除了破鞋子,就是破衣服,哪里有什么菜谱,就算她想偷,也不来这里偷啊。

看着老头儿神经失常的样子,悄悄有种希望破灭的感觉,知道自己这一趟是白来了,关于膳房考核的事情,她还得另想办法。

可已经来了,也不能白来,不如帮这老头儿收拾一下房间,悄悄想到了这里,开始整理那些鞋子,可手还不等摸到墙壁上挂着鞋子,老头就大喊了出来。

“别动我的菜刀,这菜刀薄而锋利,是专门切肉片的,切出来的肉片犹如羽翼,人水即熟,翻炒之后,浇些葱汁儿……”

噗!

这破鞋子原来是他的菜刀?难怪他刚才拿着一只鞋子要砍人了。

悄悄忙将手缩了下来,放过了老头儿的这把“刀”,其他的鞋子总可以动了吧?

“我不动你这把菜刀,这把总可以了吧。”悄悄又换了一只鞋子,老头又大叫了起来。

“别动这把菜刀,这是专门切葱姜的,姜切三段,葱切九段,江山长久。”

老头儿自言自语地说着,然后眼睛看着其他的鞋子,一个个地介绍他的这些“珍贵的菜刀”悄悄瞪圆了眼睛,越听越有惊讶,这老御厨虽然疯了,却不糊涂,说出来的,可都是做御厨的精要啊。

说了一会儿,老御厨回头看了一眼悄悄,突然冒出了一句。

“皇上,你吃饱了吗?”

这声皇上叫得,悄悄的小脸瞬间煞白,他疯得连男女都分不清了,皇上是个男人,她可是女人啊。

靠不靠谱

不过这一声叫,悄悄来了主意,她灵机一动,挺起了胸膛,压低了声音说。爱?莼璩

“没想到,你还认得朕啊。”

“皇上!”

噗通,老御厨瞬间矮了半截,跪在了悄悄的脚下,竟然激动地痛哭流涕。

悄悄惊得连连后退,好半天才反应过来,他这不是在跪自己,而是在跪皇上,他真的将她当成了皇上。

擦拭了一下冒出来的冷汗,悄悄很庆幸,多亏大块头去门外把风了,不然这话被外人听了,她不是要掉了脑袋?

清了一下嗓子,悄悄开问。

“你起来吧,朕想知道,你做御膳的心得,说来听听。”

“奴才遵旨……”

这老头这会儿也不疯了,缓缓地站了起来,神情倨傲,开口说出了御厨之道,讲得条理清晰,有条不紊,这一讲就是一夜,不停不休,这皇命的确好用啊,悄悄听得两眼圆睁,直到老头儿打了个哈欠之后,倒在了地上。

“皇上,让奴才,奴才睡一会儿……”说话间,他发出了一阵阵鼾声。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