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60章

碗娘道“也好,听说小孩都是小气的,前三个月之前最好不要出去说,要不,就等胎儿稳定下来,再公开,但是,皇上和太后娘娘总还是要知道的。”

碗娘小心翼翼地扶着苏冰进去内殿,苏冰好笑地道“行了,我又不是七老八十的,不用扶!”

碗娘立刻直起腰板,正色地道“不可,您都吐了这么久了,最近身体又不是太好,小心驶得万年船。”

青儿忽然在身后说了一句,“怀孕这事儿,最好连皇上太后都先不要说。”

苏冰愕然,回头瞧着青儿。

青儿眸光中有着明显的担忧,她道“如果可儿没事,此事更要隐瞒。”

苏冰明白了她的担忧,轻声道“确实,如你所言,要保住这个胎儿,还真的要保密。”虽然已经防备了,但是防不胜防,可儿下毒的功夫太高,尤其这些年,她一心钻研在毒上,只怕比以前更青出于蓝了。

碗娘有些不高兴了,“皇上是孩子的父皇,总不能一直瞒着皇上吧?再说,她若是真敢动主子肚子里的孩儿,皇上哪里还容得下她?”

青儿道“以她今日的功力,要做到神不知鬼不觉的,太容易了,我们还是小心为上。”

苏冰也附和青儿的意见,道“一切,就按苦儿的意思去做吧。”

青儿如今的身份,便只有苏冰知道,她自己不公开,苏冰自然不会说开,所以连碗娘都瞒着。

第174章柔妃的猜忌

君泽天走后,碗娘等人冲了进来。

千山心痛地看着苏冰,道“主人,您为何要这样说话?皇上会真以为你害死陈雨竹的!”

碗娘也道“是啊,方才皇上生好大的气,这可怎么办啊?”

青儿反而冷静地道“我觉得,主子这一次做得没错,如果没有猜错,明日一早,永明宫那边就会传来消息,说可儿没事了。如今主子怀着身孕,暂避锋芒还是好的,她知道主子跟皇上闹翻了,肯定会松懈,不会一味盯着主子了。”

苏冰瞧着青儿,泪盈于睫,道“还是你懂我,我何尝愿意这样?但凡他对我有一点信任,他都不应该曲解我的话,深信可儿,如今他已经完全相信了可儿,他无法再保护我,我得想法子保护腹中的孩子。”

千山狠狠地道“我就说要杀了那女人,如今倒好,她占上风,咱们都要怕她了。”

苏冰看着千山,道“你不需再冲动了,就算不为我着想,也要为我腹中孩儿着想,可儿的心机深沉,用心歹毒,并且思想已经偏离了正常人,下毒功夫又出神入化,我们防不胜防,小心为上!”

“那我们要忍到什么时候?”千山郁闷道。

苏冰瞧了青儿一眼,道“忍到适当时候!”

青儿别过脸,眸光苦涩。她知道苏冰其实想她出面指证可儿,但是,她就算说,师兄会相信吗?而且,让他知道可儿曾经下手害自己,他该有多难过?

果然不出苏冰所料,第二日,永明宫传来消息,说可儿已经醒来。

千山冷笑“到底还是再着了她的道!”

苏冰淡笑,道“淡定点吧,从今天开始,咱们低调些,永明宫的人,谁都不许惹!”

“为什么要怕他们?咱们飞龙门的人何尝怕过谁?”千山愤愤地道。

苏冰正色的道“我们确实不怕一个可儿,但是,不管你承认不承认,她下毒的功夫确实是出神入化,若是可以,我还想离开皇宫,好生养胎。”心底到底是不舍,也知道君泽天不会让她离开。如今他是帝君,身负江山社稷重任,她不能让他为了她颓废沮丧,耽误国事,除非,他愿意放她离开。

青儿也道“是的,事到如今,只能是忍下这口气了,等孩子生下来再算啊。”

千山双眼一瞪,道“要忍到什么时候?这种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啊?以后孩子出生了,也要防着她下毒,不如,干脆咱们杀了她。”

青儿倏然抬头,脱口而出,“不行,不可以杀她!”

千山瞪着青儿,“为什么不行?她不该死吗?”

青儿退后一步,别过脸,不自然地道“不是,只是皇上十分重视这段兄妹情,杀了她,皇上和主子就再也挽不回来了。”

千山瞧了苏冰一眼,见她神色有些哀伤,又想起她和君泽天这段路走得十分艰难,若是真的为了一个狠毒的人女人走到尽头,确实可惜,只是这么一味地忍着,也不是办法。

她叹叹气,道“只能先这样了,走也不是,留也不是,真叫人为难。”

苏冰澹然道“再苦的日子,咱们都撑过去了,现在算什么?比起先帝还在那会儿,如今算是好的了。可儿封妃也好的,至少一时半会,不必步步为营,处处小心遭人算计下毒。”

众人都知道苏冰这么说是故意让大家觉得她不难受,但是,自己所爱的人,要跟另一名女子成婚,这种痛,就算未曾经历过的也能想象得到。

但是,谁都没有再说什么,这种情况,无论说什么,都无法让她心里好受一些。

众人都退了出去,留下苏冰一个人在殿中。苏冰很感谢她们留给她一个空间,一个让她可以恣意悲伤掉泪的空间!

过了一会,千山进来道“柔妃来了!”

苏冰本躺在长榻上,闻言,微微抬头,道“让她进来吧。”

千山犹豫了一下,道“但是她之前和可儿走得很近,怕不怕”

苏冰摇头,“无妨,她跟可儿不是一条心的,只是可儿手里拿捏她的把柄,她不得不听从可儿的话。”

千山嗯了一声,道“其实,我也觉得柔妃对您并无恶意,甚至,她对您有一种特殊的感情,只是,她的态度一直都怪怪的,有时候跟您要好,有时候又要陷害您,真矛盾!”

苏冰道“她对我并无恶意,就算有,她也没有能力伤害我。让她进来吧!”她把床榻之上的百毒传用枕头盖住,这段时间,她用所有的时间钻研百毒传。其实这本书不厚,可中间乱页太多,她要把所有的内容都连贯起来,有些困难。

;柔妃进来了,她福身行礼“参见皇后娘娘!”

苏冰愕然,“皇后娘娘?柔妃,我并不是!”

柔妃含笑道“之前皇上都已经下旨要册封您为皇后了,皇上圣旨已下,名分已定!”

苏冰摇摇头,“是么?以后的事情谁都不知道,目前,我还是苏冰。”

柔妃坐在她身旁,握住她的手,轻声道“我今日来,是要跟你说一声对不起的!”

苏冰看着他,并无做声。

柔妃眸光凄恻,道“我选择隐瞒很多事情,是因为我有把柄在可儿手上,我这辈子做过很多错事,但是,都不及那一次错得离谱!”

苏冰明白她要说什么,反握住她的手,轻声道“都过去了,不要再想,做人要向前看。”

柔妃摇头苦笑,“你不明白,这件事情对我来说,是一个耻辱,我宁可死,也不要让皇上知道。之前,我曾经造谣,害死了我姐姐,皇上恨了我三年,好不容易,如今他对我好些了,我实在不愿意再过回那三年被他仇恨的生活。”

苏冰沉默了一会,才抬头看着柔妃道“是你推她下湖的事情吗?”

柔妃倏然抬头,眸光惊愕,“你怎么知道?”

苏冰道“我一直都知道,杨洛衣没有推可儿下水,不是她,便是你。”

柔妃惊疑不定地瞧着苏冰,“你如何知道我姐姐没有推可儿下水?”

“别管我怎么知道,总之,我很清晰,杨洛衣没有推可儿下水!”苏冰笃定地道。

柔妃沉默了,面容上闪过许多复杂的神情,许久,才抬起头看着苏冰,轻声道“我曾经听人传言,说当日姐姐没有死,她就是今日的苏冰!”

苏冰浅浅一笑,“这种事情你相信吗?听起来很荒谬!”

“姐姐死后,皇上很颓废,期间先太后娘娘为他说过几次亲事,都被皇上拒绝了,他心里只惦记着姐姐,京城多少千金小姐想要俘虏他的心,他都没放在眼里。但是,你一出现”柔妃说到这里,抬头定定地瞧着苏冰,有些犹豫要不要继续说下去,要是她猜测的是错的,那么,她就是在挑拨苏冰和皇上的感情。毕竟,没有女子会不介意这些事情。

苏冰不置可否,只淡淡笑着道“嗯,缘分的事情很难说的!”

柔妃眸光探究着苏冰,她很想知道,苏冰到底是不是昔日的杨洛衣,她希望是,只有这样,心里的愧疚才能悉数褪去,她也才有机会跟姐姐说一句对不起。

但是,苏冰的面容平静,看不出她心里所想是什么,最终,她轻叹一声“不管是不是,但是,只要是皇上深爱的人,我都要护着,我亏欠他太多了。”

苏冰泪盈于睫,道“不是你亏欠他,而是他亏欠你,你们本两情相悦”

柔妃在她还没说完的时候就苦笑着摇头,道“不,从来都不是两情相悦,一切,都不过是我设计的,他当初会娶我入门,是因为他看到的只是一个假象,我在他面前营造了一个假象,甚至,为了跟他单独相对,我多次陷害姐姐,让他厌恶姐姐,而在这之前,他是对姐姐有好感的。”

苏冰不知道这段前尘过往,只看君泽天后来坚持要娶柔妃为侧妃,便以为他们真心相爱,也因此,她一直都对柔妃有一份愧疚。其实,就算如今知道,也不能说柔妃有什么错,一个女子,为了吸引自己深爱的男子,做出一些过激的行为,本是无可厚非。不过,她伤害了杨洛衣,她是真的愧对杨洛衣。

其实想想杨洛衣真可怜,死得不明不白,连自己的亲妹妹都觊觎她的男人,而最重要的是,君泽天一直对她的印象都这么差,莫说没有爱过,相信连当初那一抹好感都没有了。

最后,苏冰道“一切都过去了,莫要再想了!”

柔妃凄凄地道“其实,我并没有怀孕,一切都是皇上的计谋,他征求过我的意见,他原先是执意要收拾那女人的,只是不知道为什么,现在竟全然相信了她,甚至,还出尔反尔,把封公主的圣旨改为封皇贵妃,传出去,只怕朝臣都要笑话了。”

苏冰沉默,虽然君泽天之前想过要查可儿,但是,他是狠不下心来处置可儿的,他一直都在犹豫,有些事情都很清晰了,但是他视而不见,宁可自己骗自己,企图拖延。他对可儿的感情,相信胜于亲兄妹。又或许,他心底其实是喜欢可儿的,只是他一直欺骗自己,以为是兄妹之情。只是这些,谁又能知道呢?再说若无爱意,怎会她这么蹩脚的戏码,他都会上当?

心酸得很,刺痛在心底不断地扩大。离开的念头,再一次萌生。而在今日早上,她还觉得自己的离去会对他造成伤害,如果他真的是爱上了可儿,那么,自己的担忧是多余的,他或许会难过一阵子,但是,绝对不会像上一次那样了。

柔妃是一定知道可儿做过的那些肮脏事,但是,现在苏冰不想知道了。就那样吧,她已经得到她想要的一切,只要自己离开,她也会安守本分。

柔妃走的时候,讽刺地笑道“如今我不必再假装怀孕了吧?皇上都已经相信了她,相信以后也不会再查她了!”

苏冰不做声,假孕,陈雨竹也做过。其实柔妃和陈雨竹一样,都是可怜的女子。也许,在她们心里,都曾经有过一次美好的愿望,那就是期待有一日,能真正怀上她们深爱男子的孩子。

如今,她怀上了,但是心底并无欢喜。期待是有的,但是只是期待她的孩子,和他再无关系了吧?

第二日,传来柔妃暴毙的消息!

阖宫震惊!

苏冰也骇然了好久,心里隐隐闻到有些阴谋的味道。但是,她顾不得这些,柔妃死了,杨洛凡死了,她记忆中残留洛衣的记忆,虽无法把她当成亲妹妹,但是,到底还是有一份姐妹情在的。她很难过,尤其昨天自己还和她说话。她已经完全不是当日嚣张跋扈的柔妃,相反,她已经回归平静,只求安定度日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