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73章 泰坦前奏 突变!(中)

“我以为,不必做这些客套了吧?”

先前那名在台上演讲的中年男人在人群中说道,前一刻他还在质疑伊莲娜,但现在的情况已经不允许他考虑那些琐碎了。他更想知道台上的那名老人是谁,还有······这突然的枪杀又是怎么一回事!?

老头微微点头,道“原该如此,但让各位站着听我讲话,未免太有些不成体统,都请落座吧!”

尽管众人十分的不情愿,但面对着几十个黑洞洞的枪口,也只能无奈地坐下了。

“这些日子,我听说敝家族正与各位尊贵的先生有着商业上的合作,这原本是十分荣幸的,毕竟我们只是一个不入流的小帮小派而已,就靠着打打杀杀来勉强糊口。不管能被各位先生委托了什么,我们都是惶恐的,心怀感激的······”

老头不疾不徐地说着,像是在聊着家常。

“老头子我已经很久不介入家族的大事了,毕竟现在是年轻人的时代了,活力热情,这是你们制胜的法宝,我老了,手指没有力气再紧紧抓住这些东西了,而且我也过时了,很多时候我都弄不明白,你们年轻人在想什么,做什么。但我想,有的东西是不会过时的,比如说‘义’······

无论是道义的‘义’,还是商业往来上的义,都是一个义字。这个义字啊,其实很简单,讲究的就是一个公平公正,你给我多少,我也一定给你多少,这样大家都能满足,都能开开心心的,多好。可是有些人呐!偏偏连这最简单的规则都不愿意遵守,他们总是想得到最多的,却一点都不愿意付出——

这叫什么啊?这叫偷奸耍滑!在座的各位都是聪明人,很容易就能明白这些,对吗?”

“卢凯塞家族虽然都是些粗人,但我们始终遵守这个‘义’字,半点都不敢逾越过去,这也就使得一些心思不良之辈,总认为我们好欺负,傻,把我们当成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丢根骨头就能打发的狗。这不太好,你们说是吗?”

话说到这份儿上,便是个白痴都能明白老头子的意思了,更何况在场的人又有哪个是白痴?他们很快就明白了过来,这些头脑远比一般人清楚的资本家们没有迟疑,接着就做出了决定。

一个人浑然不惧,最先说道“哼!你以为叫些人把我们围在这里,就能迫使我们答应你那贪婪无礼的要求了吗!别忘了我们的身份,格里泰酒店毕竟是你们暴露在阳光下的产业,如果我们有个三长两短,你以为你们就能安稳地享受金刚的红利了吗?!”

“确实如此,您说的很对。”老头神色不变,淡淡地答道“只不过,那是在之前了。”说着,他合上了眼睛,随即而来的便是一声消音过的枪鸣。

“······明明已经目睹了第一个牺牲品了,却还是如此固执。希望这一个能让你们更冷静一些,做出正确的判断。”

“是谁指使你这么做的?!”有人想到了深处,现在可早就不是十几年前的战争时期了,人命开始变得值钱起来,若没有靠山撑腰,小小的卢凯塞家族断然不敢这般肆意妄为。尽管卢凯塞号称纽约城四大黑帮家族之一,但那是相对而言的,对于这帮有钱有势的先生们来说还真算不得什么,双方的立场天然便决定了其地位的高低。

一方是正经的,掌握了大量社会资源的资本家;而另一方,却是藏身于阴影中,靠肮脏手段存活的老鼠,虽然在几十年后地位多少有点颠倒了过来,但至少现在还是如此。

老头闭着眼睛,仿佛陷入了沉睡,对于质问一言不发。

“就算你威胁得了我们,可金刚终归是在我们手上,哪怕你把我们全杀了也无济于事。而且‘全都杀了’,恐怕老爷子今天的这番作为,威胁的成分居多,动真格的成分却少吧?哈哈哈······”

“您忘了?尊贵的先生,金刚是由我们卢凯塞经手的,在场的先生们可有一个比我们更清楚它藏身之处的吗?”

“我们可以跟你合作。”最终,有人提出了让步“您说要公平,那我们以五五分成最公平了,这样总可以了吧?”

“不,我给诸位一个更好的建议——退出这次对金刚的竞逐。”

“······你!”

老头依旧闭着眼睛,老神在在地说道“若是各位都没有意见,那便顺遂了我这个老头子的糊涂建议吧,人老了,有时候想法反而更没轻重了一些,还请多多包涵呢······”

“我有意见——”

有两具尸体的前车之鉴,这时候还敢这么说无异于一巴掌拍在老头的脸上,众人循声看去,想看看到底是谁有如此的勇气。只见任云生端坐在座位上,双拳抵着下巴,平静地说道。

“我有意见,不知道可不可以提出来。因为我也想要金刚,所以我就不能同意你的建议了。”

老头没有说话,只是睁开眼睛瞟了一眼任云生背后的黑西装手下们,不想任云生却忽然笑了起来,朗声道“有话直说就是,干嘛装模作样的······你是想用这个打死我?”

说着,他手上变魔术似的多出了一支手枪,挂在食指上左右摇晃着。而他身后的一名黑西装手下,却已没了武器。

“还是靠这个?这个?”

来不及惊愕,任云生身前的桌面上接二连三多出了四支手枪来,他将手中那支放下,同其余四支整齐地摆成一列,乌油油的金属表面在灯光下泛着冷酷的光泽。

——最后他抬起头,目光坦然,缓缓地说道“我建议你还是不要轻举妄动了,为了这些先生们,也为了老头你。”

“开枪!快!”

老头愕然地看着眼前的一切,突然猛地叫道。几乎是发自本能的,他从这个陌生的年轻人身上感受到了莫大的危险,那是他年轻时从街头斗殴一直成长到现在的直觉,直觉在这一瞬间完全控制了他的想法!

“砰!”话音未及落下,任云生身前的圆桌被猛地踢了个侧翻,桌面横移,飞速向老头逼近而去。手下们反应也快,跟着抬枪就打,方寸之地,刻意瞄准反而会浪费时间。一时间左右和前方先后射来子弹,木质桌面尘屑崩溅,转眼便被打成了漏筛。

场面登时大乱!这时已经没有人会在乎其他的事情了,或是转身就跑,或是抱头直接趴在了地上,纷纷惊叫着寻找生机。被打得稀烂的桌面“哐当”落地,砸中了某个倒霉鬼的大腿,又是激起了一阵凄惨的大喊······

而那些黑西装手下们都是一凛,桌面后已然找不到任云生的身影,四下看去,任云生不知何时去到了老头的背后,手臂锁住了他的脖子,另一只手握着手枪,正抵在老头的太阳穴上。

“现在全都停下!”

任云生鼓起斗气,大声喝道。他忽然发现斗气还能像内力那样用来增大声量,似乎还挺好使,就是嗓子有点疼······吼罢,众人都是心神一震,略有呆滞地看了过来。

“我问你,金刚在哪里?”

老头却显得很是镇定“一把老骨头了,又有几年好活?想开枪的话就开罢!”

任云生呵呵一笑,附耳道“就是你想死,他们可不会看着你死的。”接着他正要喝止台下的黑西装手下们,却见伊莲娜竟也被一名手下挟持了起来。

“用一条年轻的命来换老家伙的残命,我想怎么也不会亏得吧······”老头淡淡笑道。

“那你让他们就试着开枪好了。”

任云生一脚踢在老头的膝盖内侧,抬手便朝对方的小腿各开了一枪。子弹并未在这双干朽的老腿上溅出多少血液,甚至老头也未哼一声。

“干什么!?”

“你在做什么呢!”

“别做傻事!”

“我们可以和他们好好说······”

不过这下老头及其手下们未急,反倒是那些绅士女士们先着急了起来。在他们看来,这是裸的挑衅,万一激怒了对方,他们的性命可就很难保了。

“看到了吗?只要这些人还在这里,我的筹码就用之不尽,就算你并不在乎他们,又能眼睁睁的······”

“砰!”任云生收回了枪,重新抵在老头的脑袋上。“现在我们的筹码‘公平’了吧?”

子弹落处,一名男士的腿齐膝而断,他站立不住,倒在地上抱着断腿惨嚎不绝,叫声回荡在会场当中,哪怕再冷漠的人也不禁会为此动容。

“放开她,我在问完之后也会放了你。”任云生淡淡地道。

老头和蔼地笑了笑“年轻人,你的笑话可一点都不好笑啊。谈判不是这么谈的,我来教教你吧······开枪!”

黑西装手下闻令而动,立刻扣动了扳机,但那颗近在咫尺的子弹却没有穿透伊莲娜的脑袋,而是被一层浅淡的白色光层挡了下来。

······魔法?!

在场的人均是看得一呆,如果说任云生的身手还能用“苦练”来解释,那这白色的光又是什么东西?摆在他们眼前的已经是近乎于魔法的奇迹了吧!?

(好在之前把柯梦的玉佩给了她,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任云生松了口气,也亏得这一手把众人都给整懵了,玉佩能量有限,加之之前又消耗了些,如果再连续不断地开上十几枪,伊莲娜的脑袋肯定是会被打开花的。

“是那种科技······唔,原来是罗德里格斯家族的小姑娘啊,也难怪你们会在这里。虽然我不知道你是什么人,但我想,能有这种身手的你也不是常人吧?那位小姑娘请来的帮手?呵呵,呵呵······”

老头自言自语地说着,当他努力看清伊莲娜藏在面纱后的真容后,却不禁微微一愣,最后意味不明地干笑了两声。

任云生见他果然是知道些什么,猛地一把提起他来,但这一次还没等到说话,仿佛要把整栋酒店都炸塌的震耳欲聋的巨响在所有人耳畔突然炸响!这变故来得实在太过突然,包括任云生在内,所有人都完全怔住了,不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

念头闪过,他神色立时剧变,一咬牙,放下老头向伊莲娜急奔而去。

那挟持着伊莲娜的手下连忙调转枪口,冲任云生扣动了扳机,猝然照面,任云生躲闪不及硬吃了这一记子弹,跟着猛踢一脚,将对方直接踢飞了出去。

“走!他们发信号了!”

“他们怎么办······”伊莲娜挣动着,她指的自然就是那些先生女士们了。

任云生揽起伊莲娜的纤腰,闻言苦笑道“放心,他们死不了!”接着更不答话,抬脚踢翻了一张桌子,趁着几名手下被砸倒之时纵身跃出,撞开大门径直向外去了。

他们确实死不了······大门一开,这些比兔子还精的绅士女士们跑得也比兔子还快,纷纷朝门那儿跑去,争先恐后地想要第一个逃走。

这一场爆炸来得突兀,以致于卢凯塞的人都有点没反应过来。老头被手下们扶起,晕乎乎地看着狼藉一团的会场,脸色阴沉如冰。

“原来如此,我们竟然也被算计在了里面么······”

······

同时间,任云生抱着伊莲娜在酒店的走廊内一路狂奔,他能明显感觉到震颤来自于四面八方,似乎这场爆炸就是针对格里泰酒店而设计的。墙壁被震裂开能容纳一根手指塞入的粗大裂痕,脚下的花岗岩地砖也在整座房体的摇晃中逐渐皲裂开来。

“这好像不是陈桐他们发出的信号啊······”

任云生猛地刹住脚,向后跳开,断垣擦身坠落,激起了铺天盖地的尘土。

伊莲娜呆呆的看着近在咫尺的巨大断垣,刚才任云生再快一步,或是再退慢一点他两个非得被砸成肉酱不可。她缓过神儿来,低声道“你让他们在酒店周围的街道放火,好让我们可以趁乱跑出去,但为什么现在酒店都要被炸塌了啊······”

“······”任云生很无语地看着眼前被挡得严严实实的出口,出去这里,就能离开酒店,去到外面的露天广场了。也即是他们来时经过的地方。

但现在这条路已经彻底被封死了。

见走廊也隐隐有即将塌方的趋势,任云生当机立断,抓起伊莲娜原路折返跑去。“我们换条路!”这时,有几个人也陆续跟了过来,其中就有那在台上演讲的中年男人。他们一见任云生,便出声询问起原因。

任云生匆忙说了原因,也顾不得他们听不听得清楚,一溜烟间人就已经没影了。

几人正欲紧跟在后面,不想天花板忽然轰隆一声巨响,整条走廊都在烟尘中坍塌了下去,将他们尽数埋在了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