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168章 醉不成欢

一时间,他的心情就像天地起伏。

他往他的眼前看去。但是这些药草,却早已被紫乾打得东倒西歪、七零八落。

一片一片的样子,但是,玄中世还没来得及想些什么,也没有什么疯狂的感觉。

只不过是心中有些颤抖。

而且,他觉得,这一切都像是一个谜团,等着他去探索。

他居然进入这一片的黑暗之中……

眼前都是黑暗,而且都无法去辨别什么方向。

所以,他才知道是什么事情。

难道是要加上这些东西都拔掉?

而且,他还能干什么事情!

只见这诡异,而且还有疯狂的紫乾。

它将这些东西都直接敲击。

将它们的根系直接拔起,然后继续开始了自己的动作。

它很敏捷,像是一个小精灵,如今飞来飞去。

但是,它松土的力量很是不足,以至于它身体很是羸弱,而且很小。

这样子的一颗鹅卵石,究竟能做什么事情。

更别提将它的身体,直接弄好了。

这是什么意思?

它的想法应该很简单很单纯,只不过想将这些药草都直接拔下来而已。

“这是毒草呀,你要干什么?”

他不禁又有些疑惑地想着,只看到他的眼前,那东西在飞快地跑着。

像是敬业之人,但是也有无限的疯狂。

他看得出来,如今的世界,但是却发现,那些香气的确少了很多。

因为始作俑者都从土中拔出来了。

但是这里面,有什么东西呢?

这可是一个洞呢。

一时间,他就更加惊讶了。

想想,但是,他也徜徉在这一片暂时的安宁之中。

虽然他知道他今日可能难逃一死,但是他却依旧是这么想的,是这么做的。

反倒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反倒是将他的眼前那些东西都直接拔下来。

他弯下腰,然后就直接拔起那些草。

这些是药草,而且价值不菲,烘云托月。

或许是毒草吧,但是必须要毒性很强大。

他往他的眼前看去,这些草的颜色也是不一样的。

有些是白色,有些甚至是黑色,反倒是他觉得这很惊悚。

他轻微想想,他微微笑笑。

内心却不经意间我要出一层更加浓烈的气息。

香气在逐渐消弭,循序渐进。

那些药草很杂乱,而且如今这堆在一堆,像是在胡乱地堆积什么东西。

但他看出来,他必须要梦醒。

这样子的世界,还有那些胡乱的药草,他都以为是梦境。

但是却不是梦境,杂草的样子……

但是那些药草却直接脱离而下。

它们从地上,直接挣脱起来,被拔了。

而且,被拔得很凶,如今却有些无法恢复的心情,在心中衍生。

沉甸甸。

他往他的眼前世界看去,只发现了紫乾,还有什么东西。

但是那紫色的鹅卵石,现在就像是疯狂了一样,直接开始挖掘。

“哒哒哒……”

朝着它的身上,直接砸了一个洞。

这可是地面?

而且,像是流星赶月,如今却爆发出一种无法言喻的璀璨气息。

一种无缘无故的光,在身上传递。

反倒是一层轻微的波光潋滟。然后就让他直接眼前一亮。

像是紫色在此时燃烧起来,但是那紫乾的力量,还有这么多,源源不断。

在一年之后,它居然还这么厉害,简直是一个妖孽。

他轻微想想,却又发现,这无缘无故的光芒,在产生的时候,地下是不是有什么奇迹。

这里早已是一片湮灭。

而且极为可能倒塌。

但是它里面,居然还有这样子的一个东西。

或许是因为璞玉浑金……

或许是因为它的痕迹,早已泯灭。

他在捶打地面的时候,发出了无数声音。

而且,这声音中都包含了一种对于未来的信心。

虽然说它是一块鹅卵石,但是他的动作非常之威猛。

虽然是玄中世,也知道些什么了。

他明白它要向自己暗示什么事情,因为这地下,应该是可以找到什么东西的。

然后,他发现了什么。

它就将自己启发。

现在,他呼吸平稳,但是却听得出来,心中微乎其微的一些紧张感觉。

而且,他也很激动,因为他好像可以发现一个东西……

嗯?

现在,它居然向着地上直接砸了过去。

然后昭然若揭。

他的身旁,凌乱地堆积了一些药草。

它们已经被连根拔起,以至于这一片世界中,都有些混乱。

这是什么地方?

就像是一个地洞,但是这里面,是怎么搞的。

居然在那里面……

有个什么东西?

是不是因为那么多的药草,成精了。

而且,晏熹歆还种什么东西在里面?

但是,这个是不是一个很诡异的东西。

他怎么会知道。

现在,他居然想着他会改变整个世界……

但是,他又不知道该怎么去做。

总觉得有些不对头,奇奇怪怪,错综复杂的事。

他简直不能想象。

刚才还听到一个消息,但是如今,他却又有些迷惘。

他不知道世界上怎样。

但是,却据说西域早已开始向这里挑战,然后造成的一番疯狂的打击……

让任何人都出乎意料?

或许他也不知道。

但是现在,并非如此,而是已经知道是一场战役,打了整整多少天?还没有结束。

他必须要这样做,去扞卫。

而现在,玄中世思前想后,还是早已朝他的眼前看去。

朝地下看去。

像是要发自内心地表达他的兴趣,但是他的心情并非如此稳定,反倒是因为如此,让他觉得难受。

而且,他的心情也不是宁静的。

他直接将他这一把剑亮出来,然后朝着地下直接劈过去。

他知道这是少女的一把剑,现在只有他去继承它了。

这样子的感觉,反而是一种庄严,在心中产生。

他很困惑,他也很难受,但是他却只能这样子做。

这一把剑,可以去将这地面刺破。

他眼神辗转反侧,最终却看到如梦似幻的身影。

也不知道他是不是可以满堂花醉三千客,一剑霜寒十四州。

疯狂地劈下去,这样子剑气勃发……

想必这应该是一个非常疯狂的世界。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