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78章 一更

等周玖二人到后,发现对方竟然有几十人之众,一场恶战下来,对方的人死的死,伤的伤,抓了几个活的,竟然发现对方说的话有北齐话,有南齐话,有东楚话,更有夏裳话。

周玖的脸色很凝重,冷山色的脸色也很难看,对方并不是冷族之人,是江湖高手,但与冷族的高手相比,就不够看了,所以才会死伤严重,但是由此却让他明白了一个事实,那就是冷族有内鬼,将冷族嫡女回归的消息放了出去。

经过一番审问后,众口一词,那就是派他们来的人,接到神秘人的书信,书信中告诉他们,冷族嫡女近日已回归,就住在这个小镇上,所以,他们从四面八方赶过来,想要绑架那拥有宝血的女子回去为他们所用,但从他们嘴中得到的消息,能让他和周玖松口气的是,岛中人并不知道周玖她在东楚的身份,所以,周玖的另一重身份还没有暴露。

审问结束后,所有的人都被冷山色命人杀了扔进了海里喂鱼。

“小玖,我们得赶紧回去告诉大哥,尽快查出内鬼,要不然,一旦对方查到你的另一重身份是东楚璃王妃,周丞相的嫡女,恐怕你东楚的家人要有大麻烦!”

“好,我们立即回岛。”冷山色能想到的,周玖也能想到,她从没想过自己的秘密和身份能隐藏一辈子,但是越晚让人知道越好,得让相府,以及周家村自己在乎的人有心理准备,在她的羽翼保护之内才行。

一行人立即坐回了来时的船,风马电掣的回了冷仙岛。

一回冷仙岛,冷山色和周玖二人立即去了冷山月的书房,与他商量冷族嫡女回归消息暴露的事。

周玖来到岛上后,众人都皆称呼她“小玖”,“玖儿”,或是“小姐”,“公主”,在岛上的人除了冷山月和冷山色兄弟二人没有其他人知道周玖的另一重身份是东楚周相的女儿周玖,更没人知道她是璃王妃,认亲宴前在祠堂拜祖上族谱时,亦改了冷姓,取名冷玖,所以,她的另一重身份才没有暴露,但也由此推断出,百分之百是岛上有人想对她不利,将她回归的消息放给了四国的江湖人,那人目的很明显,自己不方便动手,要借江湖人的手除掉她。

听到冷山色的叙述,冷山月的脸当即变得铁青,那些人在自己的背后搞小动作针对自己,只要无伤大雅,他尚可容忍,但是,那些人竟然妄想对付女儿,他绝不能忍。

玖儿是他与舞阳二人唯一的骨血,也是舞阳付出了性命才以保全她长大,以前自己不知有她便罢,现在,她回归了冷族,还要被那些人算计伤害,他就不配为人父。

“山色,你去叫老六过来,这事交给他来查,我一定要知道是谁做了我们冷族的叛徒,竟然敢将消息出卖给四国江湖人,查出来是谁所为,此人当即除族,赶出冷仙岛!”

“大哥,这种人赶出冷族也会坏事,以我看,等六哥查出是谁后,后面的就由五哥出手吧,他有的是法子对付岛中的叛徒。”冷山色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道。

“对,就依你所说,先让老六出面查清,后续处理由老五来,你去叫老六时,顺便叫老五一起过来。”冷山月算是第一次没有对冷山色的态度和话语不满,还颇为赞成,真是让冷山色受宠若惊。

受宠若惊后的他明白了一个道理,那就是事关小玖和小宝二人的事,就算违背了大哥做人行事的原则都不是什么大事,他不会被骂,也不会被罚。

“是,大哥,我这就去了。”冷山色站起身,走了。

冷山月看向周玖,一脸心疼的问她,“玖儿,你没吓着吧?”

“当时有点吓到了,幸甚的是小叔叔及时发现且救了我,但现在没事了。”周玖在冷山月面前,卸下了坚强的伪装,说出自己的真心感受,她当时反应过来时的确是吓到了。

“现在没事就好,放心,爹爹一定为你报仇,不管是谁在背后泄露了消息,他都会得到应有惩罚!”冷山月向她保证,又伸手从抽屉里拿出一个锦盒递给周玖,“拿着玩,压压惊。”

“是什么?”周玖好奇的看向冷山月手中的东西。

“里面是施过法术的夜明珠。”冷山月笑着道。

“施过法术的夜明珠?有什么神奇之处?”周玖接过父亲手中的盒子,打开一看,是一个鸡蛋大小的粉红色夜明珠,好奇的问他。

“没什么特别神奇之处,只是小法术而已,你拿回去,取出来放在自己床头三天,不要让其他任何人碰它,它便识得你的气息,以后,它就认你为主了,就算别人偷走都没用,因在你这儿,它是能发光发亮的宝珠,但在人家那儿,还不如一个鸡蛋,我施完法术后,就盖紧了盒盖,连我都没有碰过。”冷山月言笑晏晏,恨不得把这天底下最好的东西都拱手送给女儿。

“谢谢父亲,我很喜欢。”周玖有些感动,此时的冷山月,就像前世那些送给自己女儿亲手做的玩具一般兴奋,期盼着女儿能喜欢。

“嘿……你喜欢就好!玖儿,我告诉你啊,咱们冷族没别的,就是宝贝多,法术高,你以后想要什么,就对爹爹说,爹爹一定挑最好的给你,让别人都羡慕你!”

“好,谢谢爹爹!”

周玖叫了这么久的父亲,此时,这声爹爹是脱口而出,真心实意的叫的。

冷山月先是一怔,然后笑了,他等这声爹爹,已经等了将近二十年了,今天,女儿终于打心底的认了他这个爹,冷山月笑得像个孩子一般,心里却酸酸的,若是舞阳还在,她也一定会高兴的,是不是?!

周玖拿着夜明珠,哦,不,是拿着加了法术的玩具回了自己的院子,按冷山月所说,把夜明珠取出放在床头的枕头底下,叮嘱了墨兰,让她不要动那颗珠子,也不要让别人来动,这是父亲送她的亲手做的礼物,她很喜欢,所有,她连小宝也舍不得给,小宝要的话,她以后给他做好了,她有自己这个娘亲疼他,还有他的父王楚璃疼他。

但她却只有一个愿意为自己拿价值连城做玩具的父亲,这是她的父亲,他的父爱她要一个人占着,谁也不分。

就在周玖感动于冷山月对她的爱时,二长老的家中却是一片狼藉。

沈襄从火焰从出来后因差点儿丢了命身受重伤一直在家中休养,这期间,二长老一直严禁她照镜子,她自己只知道自己身上的皮肤受了伤,尙且不知自己脸上也毁容毁得个彻底,但就在今日,因服侍的小丫头一个不注意,被她看见了水盆中自己清晰的影子,曾经自诩美貌无双,高傲如厮的她见自己的面容像鬼一样,哪里受得了,顿时疯了一般,将房中能摔的东西都摔了,能砸的东西都砸了,最后还是不能出气,竟将房中长得最好看的丫头不分青红皂白就打死了,吓得所有下人战战兢兢,颤抖不已。

二长老回到家中时,闭了闭眼,半晌,才睁了眼。

他一辈子生了两子一女,大儿子冷忠,二儿冷仁,幺女冷襄,大儿子在妻子逝世后不久也病逝了,如今只剩下二儿子冷仁和女儿冷襄,二儿子是个不争气的,学什么都不会,还贪玩好色的,唯有这小女儿了性子像了自己,精明,能干,但就是性子骄横了一点,没想到这次踢到了跳板,被族长罚去了火焰谷,毁了容。

“襄儿……”

“滚,滚,全滚出去,我谁也不见!”尖厉的声音从房间里传了出来,伴随着一声巨响,似是又摔坏了什么东西,阻止了二长老的脚步。

“二长老,二长老……”二长老的得力手下净墨从外小跑着走了进来。

“净墨,什么事?”

净墨小心翼翼向前,走到二长老身侧,在他耳边压低声音道“听兄弟们传来消息,今天公主送人出岛,在那边的小镇上遭遇了刺杀。”

“真的?”二长老眼睛一亮,刚刚的阴郁一闪而过,“那些人得手了没?”

“禀二长老,并未!”

“连伤都没受?”

“没有。”

“哼,真是命大,那么多人……”

“二长老,我刚刚见着七公子找了五公子和六公子去了族长那,我看,八成是与此事有关,这事儿……”

“无妨,我早知六公子的能耐,这事我并未出手,出手的另有其人,我们乐得看热闹。”二长老的眼神闪过阴狠之色。

“是,二长老,小的明白了。”

“去吧,盯着点事情的进展,有消息随时再来向我禀报。”

“是。”

……

冷山巍和冷山雨二人都被冷山色叫了去。

二人走进书房后,冷山色便把今天发生的事细细的说了一遍,二人听后也很是生气,周玖的回归不仅仅是她个人的事,更是一种祥兆,民众们都认为这是上天对冷族的眷顾,却不想,这才几天,就有人将消息放了出去,这不是间接要了她的命吗?

冷山雨和冷山巍二人很快从书房里离开了,开始着手调查她被遇刺一事。

周玖送走了外祖父和外祖母,一时无事,她又是个闲不住的人,决定做点好吃的犒劳爹爹和几位叔叔,便带着墨兰和小宝去了府中的厨房。

府中的下人见大小姐亲自去了厨房,个个吓坏了,怎么着也不让她进厨房动手,说是没有族长的吩咐,他们决然不敢让大小姐碰那些个做饭的家伙什,周玖无奈,只好暂时出了来,寻思着要去与父亲说一声,不能把自己养成了废物点心。

“小姐,既然做不成菜,我们出去走走吧,外面的太阳很好。”

“好。”周玖望了望天,雪后天晴,太阳的确很大,天气不错,适合出去转转。

“娘亲,你出去走走吧,我找七外公去了。”小宝到岛上的时间长,屁大块点小岛他早就逛遍了,所以一听说要出去逛,觉得还不如跟着七外公学阵法来得有趣。

恩?

周玖看向他,“你确定你不去?”

“确定,非常确定!”

“行,那你去吧,让冬至送你过去?”

“可以的。”小宝认真点头。

冬至送小宝走了,周玖在墨兰的陪伴下出了府。

……

“小姐,岛上的街市还是挺热闹的哈。”墨兰边走边四处张望着。

周玖笑了笑,“那是当然,怎么着也是住着一万多人的小岛,而且岛上的人们生活富足,肯定繁华。”

街市中的小岛,多了许多烟火气息。

“小姐,我要吃糖葫芦。”墨兰看着远处竟然有卖糖葫芦的,惊喜的大叫,这可是她上街必吃的东西。

周玖好笑的摇摇头,“去吧,想吃少买多少。”

“哇……真的?小姐,你不控制我了?”

“只要你吃得下。”

“嘿……那我要两串,哦,不,要四串,小姐,你看,有四种口味的。”

“那就买四串!”

“喂,糖葫芦怎么卖的?”

“五个铜板一串!”

“那么贵!”墨兰大叫,在东楚,大串的两个铜板,小串的一个铜板而已,这里居然要五个铜板一串,不愧是冷仙岛,连一串糖葫芦都比岛外贵上几倍。

“我这价格已经是最便宜的了,我……”

“别说了,别说了,贵就贵点,快点取给我。”

墨兰打断了对方的话,立即催卖糖葫芦的人取了四串给她,一边嫌弃那人手脚慢,自己手脚麻利的帮着取了,生怕周玖反悔似的。

周玖也不理她的小样儿,取了钱袋,付了银子,墨兰一手两串糖葫芦,心满意足的吃着,继续乐颠颠的逛街。

“啊……”

一声惊叫,四处看稀奇的墨兰,在周玖一时的没有看顾好下,竟然撞上了人,而且,她手中的糖葫芦竟然撞到了对方的衣衫,粘在白色的衣裳上,很是难看。

“你这个人走路是怎么走的?你眼瞎啊?”对方一声惊叫后,回过神来,对着墨兰一声怒骂。

落后几步的周玖立即走向前,被墨兰撞到且在骂人的人,是个长相俊俏的青年男子,青年男子手持纸扇,头戴儒巾,身着白袍,端的是一副风流儒雅的模样。

不过,此时的他脸色难看的看着自己的白衫,眼神里全是嫌恶,然后又抬眼看向墨兰,“小丫头片子,你走路不长眼睛?竟敢冲撞本公子,你不想活了不成?!”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