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38章 邪族的行踪

玄奘口中念念有词,随后双眼微微张开,随着他双眼的睁开,那被能量轰的支离破碎的厢房竟是缓缓恢复成原有的样子,这倒是让秦羽看的啧啧称奇。

显然,能力者等级达到一定的程度,可以改变低等维度的空间构造,将之称之为低等维度之神,亦是不为过,秦羽只是不清楚该达到什么等级才可以。

他没有贸然发问,只是轻咦一声,然后目光扫视孙思邈二人沉声道“二人所说的可是能源掠夺战前的洗牌么……”

孙思邈与玄奘对视一眼,纷纷诧异中惊讶道“秦施主竟然知道此事?”

“略知一点点,却是不慎清楚,不过二位既然找我前来,我想,定然是会告知一二的……”

玄奘淡淡笑着道“却是如此,我等不但会将所知道的全部告知施主,更是想秦施主能施以援手,助我等一臂之力……”

“我?”秦羽顿时苦笑道“先不说我对于洗牌之事不甚清楚,就说我只是一介草民,哪里有什么能力帮助你们啊?”

孙思邈沉声道“秦小子,你就别妄自微薄了,我等既然会找上你,定然是看中你的能力,此事,可徐徐与你道来……”

大唐监天寺,测气运,占凶吉,天地巨变之后,能量更是上升了不知道多少个档次,故而监天寺的一众神棍竟是在占卜这条路上越走越精,所预测的事情竟是能与现实达到八成以上的吻合程度。

早在近半年之前,监天寺已然监测出半年之后,天下将会出现一场大战,起因在于草原,故而在风魔等人围攻钟南山一事之后,孙思邈就联合佛家领袖玄奘法师,二人暗中前往草原探查此事因果。

数月之后,二人悄无声息中偷偷回转,可回转不久之后的某个夜晚,长安上空午夜十分惊现一人,那人刚一出现就被宫中能力司发现,但能力司合众人之力竟是不敌那人半分,无奈之下,只得求助于玄都观内坐镇的道家高手李淳风与袁天罡师徒,有了这二人的加入,虽然不能将之击杀,但却是能够稳稳拖住那人的脚步,袁天罡暗中传讯孙思邈,孙思邈到达后竟是一眼就认出了那人正是草原上见过的那人,一番激战之后,袁天罡师徒这才发现,原来那人在孙思邈到达之前还保存了实力。

“孙道长就是在那时受的伤?”秦羽诧异道。

孙思邈淡淡苦笑道“早在草原上就受了些伤,但确实是那晚之后加重了些……”

“那晚你们与那人争斗,我应该在长安,但为何没有丝毫能量波动溢出?”

“为了防止那人会伤及无辜,袁天师动用了隔绝阵法……”孙思邈阴沉道“不过,那人也的确了得,竟是能从我等联手之下还能从容离去,而后竟是又在洛阳重伤了智慧法师和浮尘子二人……”

秦羽双眼一凝道“那人还去了洛阳吗?”

“阿弥陀佛,此事智慧却是曾传讯给贫僧过,那人来去如风,身法诡异,智慧与太清宫的浮尘子二人自然不敌,幸运的是当时天降雷电,竟是意外劈中那人,那人这才再次急急逃走,似乎是朝着崇州地界离去了……”

秦羽冷冷吸气道“道长先前所说,你曾在草原之上见过那人,这又是怎么一回事?”

“阿弥陀佛……”玄奘正色道“秦施主,时时草原之上的突厥、回鹘、铁勒、室韦、契丹、靺鞨等各民族虽说名义上已然归顺大唐,但仅仅只是局限于天地巨变之前,眼下能力者频出不穷,在那些能力者的带动下,定然会生有二心,而这等动乱定然与日后的能源掠夺战有着大大的关联。大唐在这等少数游牧民族所在地设立了安西、安北、安东、安南、单于、北庭六大都护府,以及最高权势的都督府和羁縻州,均是受到了相应的波及,贫僧与道长在草原上见到这一幕竟是心生骇然之色,之所以待了数月时间,就是因为发现这一切的事端竟是出自于一人之手……”

秦羽沉声喝道“就是那人吗?”

孙思邈脸色阴沉道“不错,我们一直在草原上追查那人的踪迹,并与其交过手,那人表面上只是八转之境,但贫道与法师均为七转,再加上佛道两家本就互通有无,故而联手之下,别说区区八转了,哪怕是九转之境亦是能够勉强对之,但那人似乎只是为了祸水东移,并未表露真正的实力,与我等交手之后,竟是果断撤走,身法奇特倒是与恒罗族类似,他这一走,我等要面临的却是那些草原法士的众多联军,老道这才受了伤,不得已与玄奘法师一起逃遁回来,可我等收获也不算少……”

玄奘沉声道“不错,眼下倒是可以确认,诸大远古部族准备洗牌的源头就是那人搞得鬼,但草原上的那些游牧民族却是以为那人是大唐来人,故而已然集结军队,准备从边境一举攻入大唐,形势有些不容乐观啊……”

“看来是那邪族无疑了……”

孙思邈陡然沉着道“邪族?秦小子,你这话什么意思?”

秦羽冷笑道“不过,不瞒两位,那人,我不但见过,也与其交过手,那人现如今已又回到了草原之上……”

“什么?”孙思邈与玄奘陡然大惊道。

“道长,你所说的那人与恒罗族类似,身子如灰雾一般,可分化为众多灰雾,而且速度极快无比,看似只有八转之境,其实却是因为那人有伤,他沿途之中不断残杀远古部族族人就是为了疗伤所用,这不是邪族又是什么,所以我想在草原之上,他并非是祸水东易,恐怕体内伤势发作也说不定……”

秦羽沉声道“经两位先前那么一说,我大致能猜出那邪族的行踪了,他应该很早之前就受了伤,然后在草原游荡就是为了伺机吸收能量疗伤,可不久之后遇到了你们,无心恋战中他边战边退直至进入到长安,却不知道你们又折回了长安,那邪族先是在长安徘徊,而后退至洛阳,在洛阳被雷电劈中后,退走崇州,在崇州杀了一些蟒族族人后又是迅速朝着草原边境飞去,沿途自然免不了众多暴行,直至在草原边境遇到龙族和豹族,而我正是在那里与那人战过一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