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一百章:光柱之下

“啊!!!!老皮大叔!你的推测是不是错了,为什么还在震啊!?”张雨霖抓紧了我的胳膊,开始发出剧烈的尖叫。

我此时也已经被死亡的恐惧彻底占据了心灵,显然老皮的做法有一点草率了,但想想在刚才那种情况下除了疏通小马的记忆外,似乎已经没有了其他办法。

眼前的两兄弟的面貌慢慢变得模糊起来,地面开始出现大幅度左右摇晃,究竟这样做是否能影响到小马后来的人生?我默默闭上眼睛等待着老皮这场赌博的结果……

突然间,晃动感停止了,待我睁开双眼,发现自己躺在了正在慢慢散去的薄雾之中,那种晕船的感觉又再次出现,情急之下,我赶忙叫醒了身旁熟睡中的二人,待他们醒来后,老皮摸着自己的头发了几秒呆后朝我大声吼道“周!那个光柱在哪?我想去看看等待我们的结果究竟是怎样……”

“结果?”我挠着头问道,突然间张雨霖指向上方,由于大雾正慢慢散开,那黑色的光柱已经若隐若现地出现在了远处的天空中。

“走!”老皮丢下一个字便朝那边跑去。

“喂!老皮,这是要过去干什么啊?为什么那里会有等待我们的结果?”我大声问道。

“去了你就知道了!”老皮此时已经飞奔出去,他头也不回地回答着我的问题,显然除了那根光柱他已无心再关注其他事情,无奈之下我和张雨霖只得追了上去。

不知跑了多久,我们三人终于来到了之前的大裂口边,老皮惊叹地观察着这史无前例的壮观景象“我的天!无法想象!这是梦境与现实通道的实体化产物,能见到这种场面,死了也值,死了也值呀!”

我正纳闷老皮到这里难道就是为了看一眼这个场景的时候,突然发现破碎的城市板块依旧在围绕着光柱旋转,只不过相比之前,板块的旋转方向似乎反了过来,而且板块间正在以缓慢的速度逐渐向中间靠拢。

“周尧哥!你看,地面的裂缝!”张雨霖拉了拉我的衣角,指着地上叫了起来。

我低头一看,地上的裂隙也正在慢慢收拢,之前大量的细小裂纹已不见了踪影。

看见这个情况,我嘴里开始喃喃自语“难道说……”

“我们成功了?”

我看着微笑的老皮,他此时比出了一个充满中二气息的剪刀手姿势,意识到我们之前的方法起了作用,之前那种压抑的情绪开始慢慢得以释放。

“耶!”随着张雨霖的一声欢呼,我们三人紧紧相拥在了一起。

正当大家开心地发出喜悦的呐喊时,裂口边上的一件熟悉的东西吸引了我的注意,我放开他们两人慢慢走了过去。

“周?怎么了?”老皮意识到不对劲,他收起笑容奇怪地看着我。

我没有理会他,一步一步地朝那个东西靠近,待走到边上仔细一看,眼前摆放的居然是我之前在记忆世界里一直背着的背包!

“这是怎么回事?这个包不应该是在我们醒来的地方吗?”我向老皮发出了疑问,因为我清楚地记得为了让我们的意识把这件物品带到下层梦境,这东西一直放在我的贴身位置,而且我醒来后就跟着老皮冲了过来,甚至都忘记了还有这个东西。

“会不会是钱蕾姐她们背过来的?”张雨霖说道。

“不对!钱姑娘和她的母亲那可是是要自我了断才能从这个世界逃离,如果是选择跳楼的话……这周边根本没有什么高大的建筑啊?”老皮四下张望着“但如果是用其他办法,那她为什么非要到这里才……”他的这一席话让我感觉有些紧张,我连忙低下头,再次观察着周边的细节。

在背包旁边的地面上,由于之前的震动扬起了不少沙尘,在不远的地方我发现了在这厚厚的灰尘上出现了许多脚印,便急忙跑了过去。

这些脚印密密麻麻,似乎是一个人正在这里来回踱步所形成的,其中的一串以一条直线的形式从前方延伸了过去,我抬起头,发现脚印最终消失在了裂口的边缘。

一个人走到裂口边上跳下去的画面开始在我脑海里浮现。

“不……不可能……钱蕾……难道说……钱蕾她也跳下去了?”我一边自言自语地说着一边跑向正在收拢的裂口边朝下看去,然而一个奇怪且熟悉的画面再次映入我的眼帘。

那个和我长得一模一样的小姑娘躺在之前正在起火的房屋里,而这一次,吸引我的不止是那个姑娘,还有躺在她旁边双眼紧闭的钱蕾……

老皮此时已经走到我旁边,他看了一眼下面一脸疑惑地对我说道“怎么了周?你看到什么东西了吗?”

我此时大脑里满是问号,这个屋子和老皮以及艾伦韦伯被焚烧掉的房屋出奇地相似,而且那个大火里的小姑娘不止一次出现在我梦中,加之一方和钱蕾(我自己的猜测)一前一后地跳了下去……难道说这光柱之下是有什么奇怪的东西吸引了她们?

眼见正在靠拢的板块,我转身跑回那个背包旁边将它背起并对其余二人说道“你们先回去吧,别叫醒我,我想下去看看……”

惊恐万分的老皮连忙朝我跑来,还没等他靠近,我往前轻轻一跃跳了下去,此时我不知自己是不是被刚才的景象所迷惑,又或者我只是单纯地想到这下面去找到一方和钱蕾,但不管怎样,当恍悟过来时,我已开始往下坠落……

“周!别这样!下面的世界可能会彻底吞噬你!周……!”

这是我落下后所听见老皮最后的一句忠告,眼见上方的光源慢慢变成一个点并彻底消失,我感觉自己的身体慢慢停止了坠落,周围一片黑暗,看来现在这个位置就是这深渊的低部。

我急忙从背包里拿出手电筒,灯光瞬间射到了一望无际的远方,这里似乎是和小马那个记忆空白的世界一个样子,只不过相比起之前,这里没了大雾,我好奇地朝下面看去,发现自己站在了一层看不见的地面上,脚下依旧是万丈深渊。

这种感觉我曾体验过一次,无奈之下只得打着手电朝前走去,希望能有什么突发事件将我带到另外一个地方。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期间我只能听见自己细微的脚步声以及裤子摩擦后发出的“擦擦”声,虽然没有任何计时的东西,但凭直觉来看,我已经在这黑暗之中行进了好几个小时了吧。

渐渐地我感到这里可能真的是一个走不到头的地方,只得坐下来喘口气,待一切安静下来后周围这种压抑的气氛开始释放出无尽的恐慌,我急忙把包里的其他几支手电都拿了出来全部打开立在这周围,在我伸手进去掏最后一个剩下的电筒时,不经意间摸到背包的夹层里似乎还有什么东西。

在打开一个拉链之后,我惊讶地发现这之间装的居然是钱蕾在一年前寄给我的那些照片的拷贝,此时正好无事可做,便将它们拿在手中开始一张一张翻看。

当再次看到一方与钱蕾合照的那张相片时,我不由得瞪大了双眼,因为照片上的画面就如同小马记忆中见过的那些画一样竟慢慢地动了起来!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