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50章 水落石出,腿好了,仙人手段

吕容博看到王柱子的脸,“你的脸怎么了?”

王柱子露出一丝惊慌,“这个林庸,莫名其妙欺负我,打了我一顿。

可能他和陈攀认识,认为我揭发了陈攀,然后打了我一顿。”

吕容博笑了,开玩笑说道,“你这么壮,都不是林先生的对手么?”

林庸冷笑了一下,“他想要强暴庄好,被我发现了,然后我揍了他一顿。”

听了林庸的话,吕容博的眼神开始冷漠下来。

吕方眼神闪烁了一下。

王柱子说话了,“没有的事情。

不信叫庄好来对峙。”

吕方说话了,“叫庄好来。”

庄好来了,王柱子首先说话了,“庄好,你说,我又没有想要强暴你?”

庄好露出一丝慌乱,犹犹豫豫,看了看林庸,看了看王柱子。

吕容博说话了,“小姑娘,不要怕,说实话。”

庄好说话了,“没有,柱子哥没有想要强暴我。”

吕容博看着林庸,挑了挑眉毛。

林庸冷笑了一下,这个女人,还真是自私。

为了自己,什么人都能卖出去。

林庸真的很失望。

昨天,知道了花匠陈攀的事情,固然失望,但也以为她是被迫的,没有办法。

现在,对峙的时候,她竟然为了保护自己说谎。

林庸笑了,“都这么喜欢说谎。

那我就让你们说实话吧。”

说着,林庸打了一个响指,顿时,术落在了王柱子身上,“说,你是怎么陷害陈攀,说你是怎么欺负陈攀的。”

王柱子就开始叙说。

从开始,到最后,打断陈攀的腿,一一叙说。

吕容博开始还面带微笑听着,后来蹙起了眉头,后来面上也是有些怒色了。

吕方越听越是心惊,看了吕容博一眼,“老爷,这些事情我都不知道,也是被蒙在鼓里。”

最后,王柱子叙说完了,林庸又问道,“昨天晚上,你是不是想要强暴庄好。”

“是的,后来被林庸那个混蛋发现了,揍了我一顿。

那个混蛋,力气可真大。

过几天,我就要设局陷害他,让他被老爷赶出去。”

吕容博这样的人,最容不得别人设计,欺瞒自己。

没有想到家里一个司机,竟然能掌控自己的行为,对他来说简直是奇耻大辱。

是的,陈攀和王柱子的恩怨算不上什么,王柱子想要强暴庄好也算不上什么,让他气愤的是,自己竟然被这样一个人给蒙蔽了。

听了王柱子说了实话,庄好的脸色就白了。

“扑通”一声跪下,“老爷,我也是没有办法,在这个庄园内,王柱子的势力太大了。”

吕容博看着庄好,“是的,他势力太大了,大到能让你说谎话欺瞒我这个老爷。”

庄好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陈攀看着王柱子,庄好,露出解恨的表情。

林庸一挥手,王柱子的术解了。

王柱子“扑通”一声跪下,“老爷,刚才是哪个林庸给我施了妖术,让我胡说八道的。”

吕容博有些怒了,“当我是傻瓜么?

谁说的实话,说的假话,我还是能分辨出来的。

哼,原来这个吕家庄园,不是我说了算,是一个小小的司机说了算。”

吕方连忙说话了,“老爷,我也是被人蒙蔽了。”

吕容博摆了摆手,“这两个人,我看着就厌烦,让他们走吧。”

林庸说话了,“慢着。”

吕容博见识了林庸让人吐露真言的手段,对林庸自然是敬佩不已,连忙换上笑容,“林先生还有什么高见?”

林庸说话了,“不能随便放这个王柱子走。

他打断了陈攀的腿,至少要赔些医药费。

还有,那个庄好,也是被他胁迫,还是别赶走她好了。

让她做杂活好了。”

做杂货,就是远离的豪宅,远离的主人的一切,给那些佣人服务。

也不是林庸心好。

这样一个娇滴滴的姑娘,真要被赶出去了,肯定会被王柱子欺负不说,以后走上歪路也不可知。

不如让她留在这里,也算作点好事。

吕容博点头,“应该的。

应该让王柱子赔陈攀一些医药费。

至于庄好,吕叔,让她给佣人做饭去吧。

我不想再见到她了。”

吕叔连忙应了,“是,老爷。”

林庸说话了,“那陈攀呢?”

吕容博连忙说道,“让陈攀继续做花匠吧。”

吕方急了,“老爷,他可是残疾了,以后等于是被庄园养着。”

吕容博正在沉思,林庸说话了,“他的腿,我能治好。”

说着,林庸手中一闪,出现了一个壁虎果,递给陈攀,“你吃下去。”

陈攀在旁边已经惊呆了,为了林庸的手段所折服。

现在的陈攀,对林庸信任无比,抓起壁虎果,就吃了下去。

吃下去,就感觉到,自己的腿似乎重新开始生长了。

过了几分钟,陈攀欢呼起来,“我的腿好了,真的好了,真的好了。”

说着,还走了几步,果然好了。

吕方瞪圆了眼睛,突然明白了,为甚么自家老爷说,这个林庸万万不可得罪。

这已经是仙人手段了吧?

吕容博更是兴趣盎然,“怎么就好了?

刚才你给他吃的什么果子?

能不能卖给我一些?”

林庸也没有隐瞒,“叫做壁虎果,吃下去,可以让断肢再生,让失去的器官再生。”

吕容博瞬间忘记那些不快了,“真的是仙人手段啊。”

旁边的王柱子一片茫然,原来,自己对付的是神仙,难怪自己会失败呢。

庄好内心的悔恨,已经成了惊涛骇浪了。

自己究竟错过了什么啊?

陈攀“扑通”一声跪在地上,“谢谢你,谢谢你。”

本来以为此生都无望了,只是苟且活着,谁想还能碰见这样的事情。

腿好了,冤屈被平了,工作也回来了。

林庸连忙扶起了陈攀,“别这样。

陈兄弟,我们可是兄弟啊。”

顿时,吕容博看向了陈攀,竟然被仙人当成是兄弟,真是有福气。

王柱子留下了六万块钱,走了。

是吕方直接从他银行卡上取得,叫两个保安押着他去取的。

庄好去了佣人的食堂做工。

以后再也见不到吕容博了。

陈攀继续成为了花匠,住下来了。

每天都是非常勤奋工作。

林庸的日子也平静起来,谁想,这一天,一辆蓝色的兰博基尼停在了豪宅前,“叫那个林庸,给我出来。”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