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百七十章 敬酒

三人一起朝着里边走了进去。

途中遇到一些男女,都亲切的和阿向与阿云打了个招呼,甚至对于王昊,也笑着点头。

可见村子里的风气还是比较淳朴好客的。

村子内的房屋不多,一排的竹楼。

两人带着王昊来到最里边的一间稍微大点的竹楼门口站定。

“阿昊,这里就是阿爸住的地方,你,要不要先休息一下?”

阿云看着王昊开口道。

听到这句话,她的哥哥顿时一头黑线。

果然是女大不中留,这才多大的功夫,手肘都开始向外拐了。

你不知道阿爸的身体急需要治疗吗?

但是,此时他也不方便多说。

本来走了一天,而且王昊也是受伤之人,如果勉强让其给阿爸治病的话,说不定会引起他的反感。

“没事!不需要休息。

我去看看吧!应该是小问题。”

王昊摆摆手。

既然能被凤血花治疗,那就不是什么大病。

“好,那,辛苦你了!”

听到王昊这么说,阿向也略微有些不好意思,不过依旧是带头,朝着屋里走去。

在里边靠窗的位置,放置这一张木床,床上半躺着一个四五十岁的南疆男子,面色有些苍白,虽然现在才秋天,但是却早早的盖上了一床厚厚的棉被,即便这样,依旧被冻得瑟瑟发抖。

“你们怎么回来了?

这位是?”

床上的男子看着王昊,有些疑惑的开口问道。

“阿爸,他是我们在半路遇到的汉人医生,说可以治疗你的病!”

阿向开口说道。

“哦,那辛苦先生了!”

床上的男子看了王昊一眼,虽然觉得有些过分的年轻,但是依旧发自礼貌的说了一句。

王昊点点头,然后在旁边的竹凳上坐下,把手搭在了他的脉搏之上,才碰触到脉搏,就明显感受到一股冰冷。

片刻之后,他抬起手掌,把棉被掀开,仔细的看了一眼,然后点了点头。

“那个,阿爸的病,没事吧?”

阿向看王昊不做声,有些着急的开口问道。

王昊想了一下,然后伸出了一个手指,在他的面前比划了一下。

“你说治好需要一个月?”

眼见王昊没有说不能治疗,阿向这才松了一口气。

一个月就一个月吧。

只要父亲没事就好。

“不,我说一个小时就够了!”

王昊解释了一下。

什么?

听到这句话,正在给父亲端水的阿云把手里的粗碗都给跌在了地上。

一……一个小时?

在这一刻,他们甚至以为自己听错了!要知道,这可是许多人都束手无策,需要冒着生命危险,去死地旁边寻找凤血花才能治好的疾病,甚至阿云都快被逼的嫁到火氏。

怎么到了这个汉人口中,一个小时就够了?

这也离谱了吧?

“其实,也用不了一个小时,不过是一些寒毒而已,祛出来就可以了。

我现在身上有伤,动作可能会慢一些!”

王昊接下来的话,更是让人傻眼。

“不着急,不着急!您慢慢来就好!先养一下伤也可以!”

在这一刻,阿向彻底转化了态度,连带敬语都用了上去。

“那我就先治病吧!你们先出去等一会!”

王昊淡淡的说道。

“好!好!”

阿向与阿云赶紧走了出去。

“阿哥,你说他真的可以帮阿爸治好吗?”

门外,阿云看着哥哥问道。

“我看他说话的态度十分肯定,应该不会有错!阿妹,如果阿爸能康复的话,你可是立下大功了!”

阿向看着妹妹,兴奋的说道。

此时,隔着窗户,依稀可以看到一道红光骤然出现,仿佛是一只火鸟在屋内飞舞。

连带门口的兄妹两人,都能明显的感觉到一股热浪从门缝里传来。

等了大约半个多小时,房门再次被打开。

王昊走了出来,手里拿着一张纸张,递给了阿云:“你找一些这上边的药草,用砂锅煎熬,然后给你父亲喝下,一两天后应该就可以痊愈了!”

这样的病,对于王昊来说,真的简单至极。

将手中的三足金乌召唤出来,分出一丝灵力进去,很快就将床上男子体内的寒毒尽数驱逐了干净,三足金乌乃是上古神鸟,功效远超所谓的凤血花几万倍。

再喝一些补气的草药就行了。

“真的吗?”

阿向一脸兴奋的直冲到屋子里,等了片刻又跑了出来:“阿妹,你帮神医安排一个住所,我去让族人们准备篝火晚宴,晚上咱们吃烤全羊!”

“好啊!阿昊,你跟我来吧!”

阿云一脸娇羞的带着王昊朝着远处走去。

……夜间,安龙村里载歌载舞,仿佛是是一个盛大的节日一般。

王昊坐在一个竹椅上,淡笑着看着这一切。

在南疆,完全是另外一个体验。

他们好战,尚武,风俗奇特,对于外人冷厉无比,但是对于恩人,又倾心以待。

这是一个十分奇异的地方,和中州,完全不一样。

远处的篝火中架着两只涂满盐巴与调料的山羊,随着翻动,不断地有金黄色的油水滴落下来,砸在下方的木屑上,滋滋作响。

那诱人的香味,在整个村落里飘荡。

远处,阿向拎着一个黑色的酒坛,朝着王昊走了过来。

“神医,感谢你救治了阿爸,从此以后。

你就是我们安龙村的贵客,我为白天的事情道歉。”

一句话说完,自己抱着酒坛咕嘟咕嘟的喝了起来。

那一大坛酒竟然在一会的时间,被他尽数喝完。

哗啦!阿向将空酒坛摔在地上,然后大喊了一句:“敬贵客!”

这句话说完,从远处一起走来了七八个衣着绚丽的南疆女孩,每个人的手里,都捧着一个大大的粗瓷碗。

碗里斟满了美酒。

王昊刚准备伸手去接,却被阿向打断:“神医,不能用手接,你只要坐着就好!”

不能接?

听到这句话,王昊才把手放了下来。

接下来,为首的一个女孩半躬的着身体,将手中的酒碗凑在了王昊的嘴边,其余的女子则是分据两侧排成一排,每个酒碗相互连接,从高到底,形成一个燕尾状。

这相当于一口气喝完八大碗酒。

要是普通人,这一次敬酒完毕,岂不是要彻底趴下了。

不过,王昊现在的酒量,别说八碗,哪怕八十碗,也没有问题。

为您推荐